相关文章

深圳发布2017年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 飞利浦、腾讯均有涉及

案例六、徐书青与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

徐书青系“问问”表情包作品的著作权人,其向两被告开设的微信表情商店平台投稿,两被告根据原告同意的《服务协议》、《制作指引》、《审核标准》的约定,认为原告投稿稿件“含有推广‘问律师’互联网线上及线下法律咨询服务”的内容,对原告投稿稿件未予审核通过。原告认为两被告未审核通过其投稿稿件,是拒绝、限制交易,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是垄断行为,诉请法院判令两被告审核通过其投稿稿件。

法院审理认为,原告能够实现其在互联网线上线下的商品推广渠道,已实现且目前商品推广渠道能够满足原告需求替代性的选择范围,因此,本案原告需求具有可替代性,两被告的行为不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

案例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与新疆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原告腾讯公司享有《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独占信息网络传播权,原告为此支付许可费一亿贰仟万元。在该节目正在播出期间,被告新疆广电网络公司在其经营的网站上播放了四期节目。

法院审理认为,新疆广电网络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判决被告新疆广电网络公司立即停止通过其经营的网站对涉案作品提供网络传播服务;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四百万元。

案例八、被告人陈某某等四人侵犯商业秘密罪案

四被告人原为权利人公司员工,均与该公司签订了《聘用协议书》,负有保密义务。被告人陈某某、张某某、韩某某于2012年初离开该公司自主创业,并以他人名义成立了公司。同年11月,被告人陈某某、张某某密谋指使被告人吴某盗取权利人的涉案项目源代码,并以此为基础研发自己公司的软件及配套产品。吴某随后通过技术手段窃取该源代码,并交给韩某某。韩某某根据陈某某等人的指示,对上述源代码进行了修改、测试及开发。韩某某等人将开发完成的软件于2013年5月18日上传至网站公开发布,其关联产品也随即推出上市。

法院审理认为,涉案项目软件源代码具有非公知性,且被告人公开的软件与其具有同一性。涉案项目软件源代码符合商业秘密的法定特征,属于权利人的商业秘密,因权利人尚未将该项目运用于生产经营中,尚未产生预期利益,故以权利人研发成本为依据核算损失数额。依法认定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相应刑罚。

案例九、被告人莫德瑞等九人犯假冒注册商标罪案

2014年开始,被告人莫德瑞分别纠集被告人莫某甲等其余被告人租用东莞某地作为加工工厂,由莫德瑞通过微信发布广告,寻找需要购买假冒“”(卡地亚)等世界知名商标的手表的客户,待客户下单后,购买假冒注册商标品牌珠宝、手表配件,由其余被告人分别进行绘图、倒模、执模、镶嵌、抛光等步骤制成成品,再通过快递的方式邮寄销售,非法经营数额达216.264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各被告人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各被告人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和金额不等的罚金刑,对其中的主犯莫德瑞,法院根据其在全案犯罪实施过程中的作用,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110万元。

案例十、深圳微源码软件开发有限公司与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行政决定纠纷案

微信作为腾讯公司推出的一款移动社交软件,经过长期、持续的运营推广,已经与腾讯公司建立了唯一对应的强关联关系。同时,腾讯公司已在多个商品和服务类别注册了“微信”商标。深圳微信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后变更企业名称为“深圳微源码软件开发有限公司”)于2015年注册登记,主要从事软件开发推广业务。2016年5月, 腾讯公司向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申请查处纠正该公司名称违法行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责令改正通知书》,认定深圳微信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在字号中使用‘微信’字样,侵害腾讯公司享有的商标专用权,责令该公司变更。深圳微信软件开发有限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诉讼。

法院审理认为,深圳微信软件开发有限公司的行为构成对腾讯公司的不正当竞争,对行政机关行政行为予以维持。

(内容来源于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